未分类

adc影院0

保康门外,学士巷,李府。

李逵送皇帝赵煦后回到院子,三叔公还是躺在躺椅上,半死不活的样子。老头身体很好,就是气势蔫了吧唧的有点装了无生趣地的寥落。

听到脚步,这回他可不会猜错了,软绵绵道:“人杰,小黄的身份不简单,你别总是欺负他!看刚才你把他小脸吓的都白了,他们这种生来就金贵的人可不似你我这等贱命,啥都敢干,天不怕地不怕。你一开口杀一半活一半,黄佣这小子恐怕连血都没见过,万一吓出个好歹来,他爹找过来的,你该如何抵挡?”

黄佣可是赵煦在外的化名,赵煦的爹是神宗皇帝,要是这位找上门来,李逵也得肝颤。

再说了,他欺负皇帝?

他敢欺负皇帝吗?

给李逵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啊!

这是宰相才敢干出来的事,他一个回到京城的九品县尉,等待论功行赏,升官大干一场的低级文官,哪有资格去欺负皇帝?就是之前他想要知道皇帝对战争的决心,才故意用了夸张的话。当然,也不算夸张,灭国之战,任何残暴的行为都不为过。

可听三叔公的意思,似乎老头知道了黄佣的身份。

佣,这个名很贱,是赵煦在年少时候用的名。大宋皇室的传统,皇帝怕皇子养不活,所以即便是皇太子身份的儿子,在刚出生的时候也会取个贱名,希望好养活些。就连爵位也是从节度使开始封,一岁的时候节度使,两岁可能命硬了点,就干脆封公爵;等到再大些,就可以给个散号王爷,然后就是郡王、亲王。

别的不说,随着皇子们长大,妥妥有种打怪升级的成就感。

当然,这里的怪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怪,而是病魔。

清新干净美女皮肤白净通透唯美图集

听三叔公的话,李逵心头微微坠了坠,不会是赵煦的跟脚被三叔公看出来了吧?

李逵在三叔公晒太阳的边上的台阶坐下来,前倾着上半身面对三叔公问:“三爷爷,你看出来了黄佣的身份?”

他怕三叔公万一看出赵煦的真实身份是皇帝,也是为了赵煦的安全着想,必须要上报皇城司。以后赵煦恐怕也没有机会来见三叔公了。

这对李逵来说,算不上好事,也算不上坏事。三叔公传授赵煦的经验,多半不靠谱。用在乡间的宗族里或许有用,但是要掌控朝堂,他也不是瞧不起三叔公,赵煦从三叔公这里学来的什么‘乡村版帝王术’、‘绿林版观人术’、‘缺陷版三十六计’中,除了耍赖的招数都很实用,就没有任何一条计策能用在朝堂上。

皇帝不来家里,也有好处。至少李逵不用担心皇帝在路上出意外,最后罪责却算在了他的头上。

三叔公不屑的冷哼一声,不满道:“黄佣这小子说自己是公爵,在京城的公爵,就他着岁数的都是子承父业,要么留恋于花坊,要么就在街头作威作福。可他呢?整日对如何管理田庄,对付人感兴趣,这是个正常权贵子弟该干的事吗?”

得了。

赵煦因为太‘上进’被三叔公看出了马脚。

见李逵被他老人家唬住,三叔公得意地挑了挑眉:“京城这地方邪门的很,不像是咱们老家,别说公爵了,就是得个六品的诰命官,衙门里从县令到六曹书办,都得把人当成爷爷一样供起来。京城的公爵不值钱,黄佣真要是个公爵,他根本就没资格关心朝堂上的事。就这点遮人眼目的戏码,能瞒得住老夫这帖老膏药?”

不用猜,三叔公肯定在赵煦来家里之后,就派人去查了赵煦的身份。可惜,没查出来。但这并不妨碍他猜测赵煦的真实身份。

“三爷爷,那你猜黄佣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李逵好奇问。

三叔公捋着胡子,得意洋洋的扯动嘴角:“至少得是个闲散王爷,说不定是亲王,多半还是当今圣上的御弟。”

等到三叔公将心中的猜测说出来,李逵稍微有点放心了。三叔公喜欢琢磨,主要是闲着晒太阳实在无聊,就会多想一些事。虽说是瞎琢磨,但三叔公口才很好,总能说出些道道,唬的人一愣一愣的,给人以高深莫测之感。加上年龄摆在上面,加上彪悍的性格,强势且果断,很容易让人信服。

黄佣的出现确实让他很好奇对方的身份。

但是李逵不说,他老人家也不想多问,就开始自己瞎琢磨。还别说,快让他老人家猜到根脚了。可惜,最后还是错了。

“三爷爷,你就没有想过,他是皇帝?”

李逵忍不住和三叔公开玩笑,对于他来说,闲着也那是闲着。

三叔公瞪眼敲了敲李逵,眸子中透出皎洁的神彩,指着李逵呵呵笑起来:“人杰,你也不看看你三叔公是什么人?当年百丈村要不是老夫聚拢了人心,早就散了。老夫这对招子,别说他黄佣乳臭未干的小子,就是老江湖,绿林上有名有姓的汉子也骗不过你三爷爷。”

“黄佣故意隐瞒身份,你也不说。老夫就能判定他身份不简单。毕竟,在京城公爵真不算什么。没来京城,老汉算是没见识,可是来了京城之后才发现,京城的公爵多如狗。就咱们宅子周围这一片,就不下三五户。可你能想得到,堂堂公爵府中,竟然有些连个正经的官职都没有,守着成立的铺子还乡下的田庄,这不就是京城的土财主吗?有什么了不起?”

“可说黄佣是皇帝?”三叔公故意拖长了语调,故作高深的笑起来:“大宋的皇帝就这等见识?老夫不信。真要是这样的话,皇帝的老师都该杀了肥庄稼。”

按照三叔公的性格,他老人家说的如此斩钉截铁,肯定做什么。李逵不由的担心起来,连坐着都不安稳地半蹲着,急忙追问:“三叔公你不会做了什么吧?”

“皇帝能连个诰命不给老夫?”

说着,三叔公又回到了他的执念之上:“老夫也不贪,只要个六品的诰命,比李利德强一点,能压住这老小子就成?可你看黄佣,就这么点小事也办不成。他要是皇帝?老头早就人头落下了。”

李逵紧张道:“难不成?”

“没错,老夫上次实在见他笨的让人揪心,忍住弹了他个脑瓜崩!”

三叔公得意道:“就像是弹刚熟七八分的西瓜清脆。人杰,你想一想,他真要是皇帝,老头子是不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,早就人头落地了?”

就算是天气寒冷,李逵练功大成,功力深厚,也被三叔公的胆大妄为给吓得冷汗直冒。

可三叔公还在摇头晃脑道:“人杰,你是不知道这黄佣多愚笨,该懂的世俗道理啥都不会,却还要掉书袋来和老夫争论。读书是有用,但吵架的时候读书能帮你吵赢吗?老头子也是被气着了,后来也后悔了。可是,这黄佣实在太气人,老夫也是情不自禁。”

李逵冷汗之冒,咕咚吞了一口唾沫,心说:“三叔公啊!你已经在鬼门关徘徊了不知道多少趟了,之所以没有赶去投胎,绝不是你老爷子运气好。只能怪赵煦的性格太弱。”

李逵深知,再不告诉三叔公实情,保不齐那天这位百丈村的精神领袖,因为大不敬的罪名,被送上断头台。

这才也太惨了一点!

李逵语气郑重,表情严肃道:“三爷爷,以后。”

“放心,以后老夫保证不打他。可他也不能整日来打扰老夫的清净吧?”

三叔公觉得李逵有点少见多怪,不就是脑门上来一下吗?又不是用鸠仗,那大棒子磕在脑门上的动静才嘹亮。

“三爷爷,我觉得你还是回老家比较好。”

“不回去,老家的李利德嚣张的很,要让我看他臭脸,除非老子能盖过他!”

李逵苦笑不已,您老人家地位盖过李利德,就该是排行老六的李利德忍辱偷生了,至于吗?可是三叔公做出的事,让李逵真的是怕了,万一……就怕万一,老头嘬死成功了。岂不是死地不明不白?李逵倒是不怕自己被连累,但问题是老头是根本就不知情,死地稀里糊涂,多冤枉?

三叔公似乎也觉出味来了,迟疑道:“这个小黄真的是亲王?”

“比亲王大!”

李逵能说什么,老头到现在还不信赵煦的真实身份,主要是赵煦在外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皇帝。那毁天灭地的天子之威更是无从说起。赵煦就像是个坑,明明在三叔公眼里是只小白羊,可没想到是头披着羊皮的神兽。

“真的?”

李逵用力点头。

吧嗒,三叔公就掉了手中的暖炉,猛地站起来,发现腿脚抖的厉害,急忙伸手让李逵扶着,悲愤道:“这不是坑人吗?谁家皇帝就这等蔫了吧唧的样子?”

这话太悲情,李逵也不能说什么。大宋的皇帝都蔫了吧唧的,这能怪谁去?

意识到犯下大错的三叔公沉吟了良久,突然用力抓住李逵的臂膀,咬牙切齿道:“行了,老夫算是栽了!人杰,老夫犯下的罪不能拖累了族里,老夫……算了,这辈子老夫也够了,等你三爷爷祭拜了祖宗就上吊,然后你将老夫的头砍下来,给皇帝送去!”

李逵原本以为三叔公听到了赵煦的真实身份之后,会知道些轻重,然后装可怜祈求皇帝的原谅。只要皇帝金口一开,他这条命算是保住了。其实就皇帝的反应来说,已经不想追究了。但保不齐有人翻旧帐,真要是让御史知道了,弹劾李逵大不敬,老李家都得倒霉。

不想造反,也要造反了。

可让他没料到的是,三叔公的表现强的让他瞠目结舌,但正因为太强了,才让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。

要出大事!

李逵急忙拉着三叔公,对老头喊道:“不至于,三爷爷,还不至于到这一步!”

xiazaitxt

标签: